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珠三角有哪些城市 >> 正文

原来没心没肺或许是风雨都扛不住的自暴自弃

日期:2019-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很多人都说,羡慕那些没心没肺的人,因为没有烦恼的事情,但是他们却不知道,有些没心没肺,不过是风雨都扛不住的自暴自弃而已,接下来就请大家随小编一起来看这篇文章吧。

我至今都记得那个电影院——一身行头还是孩童时代的模样,只是换了副与时俱进的躯壳,还有那已被锁的老人家,换成了低头一族的新青年。

直到走出低配的影厅,忽然看见不明觉厉的业务哥姐们高声叫嚣着自己屏幕中的死亡,我忽然又对那个哥哥肃然起敬——

原来,不是所有的没心没肺,都是风雨摧残的玩世不恭;

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多的没心没肺,是连风雨都扛不住的自暴自弃。

(一)

我叫时分,一个妹妹的哥哥,一对父母的儿子。

之所以说这样废话般的“一个妹妹的哥哥”,是因为你如果按照传统印象来说,我和那个住在隔壁的女性怎么看都不像是兄妹,更像是冤家。这个女孩的铁拳利脚是我的噩梦,几乎处于一种被殖民的处境。

可怜如我呀!嘤嘤嘤……

【假装博得同情】

咳咳好吧我承认,我平时是有点……欺负她,不过也好,基本上就是,尝一口香肠全盘吞,抢点零食饮料闷,也没啥,哈哈哈

【心西安癫痫病的最好的医院是哪里虚】

不过到也好,我妹常说我是个没心没肺的玩意儿,受了网络的毒了,时常贬低我比她早生的事实,觉得我一点都没有哥哥的man劲,一点都不宠她,就让她操心——搞得我一无是处一样,哼,其实啊,我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偷笑】至少还会做的一手好饭,即使家里食材再少,我也能做出米其林大厨的味道滴【自恋】

啊?你说为啥我这么文弱而老妹那么彪悍?你说谁文弱呢?【假装暴躁,仿佛心底被看穿】要不……要不是我爸喝醉了酒……把我和我妹的儿时兴趣班调换了,也不至于我学成了美术,她学成了武术——

好吧,我美术也没学成,嘿嘿

【忽然一丝尴尬】

其实嘛,我们家原来可幸福了,绝对比你们家幸福多了【陷入回忆的自恋】你可知道,计划生育都没有限制住我有个可……可能可爱的妹妹,还有爱我们的爸爸妈妈,那个时候啊【忽然的朗诵腔】在~那艘气派的海盗船里~我~伟大的卡罗巴尼尔【吓唬起的名字】二世~与我亲爱的父亲、母亲——还有妹妹,共度~美好时光,那时候~父亲母亲总爱~为我们过着生日~或者~吹着蜡烛,许个心愿,然后……然后说,“快吃吧,宝贝,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哪些癫痫病医院好生……生日快乐”。

【忽然降低语速,忽然沉重】

哈哈哈哈,跑偏了,都悲剧了,我们可是喜剧!

人呢,总不能活在回忆里,还是要向前看!【给自己打气】上了高中,反正我也不好好学,每天呢,迟迟到,睡睡觉,上课总是老师发牢骚大户,我有时都感觉这老师昨天被他老婆骂的狗血喷头,这时候就忽然把火撒到我身上了,你都觉得莫名其妙,不过久而久之,你都爱上这种被骂的感觉了【可能是脸皮赛城墙了】

……是有点不要脸哈。

我喜欢打篮球!虽然可能在电影版里,你们觉得我很牛逼,其实呢!我就那么牛逼哈哈【“(时秒)就你还牛逼呢?去篮球队就是蹭吃蹭喝,我觉得你电影版里都让广大观众朋友们误以为你是个篮球巨星呢……”】

咳咳,刚才是幻觉 。

我有两个好哥们,甄开心和万岁,关系老铁了,每天混……一起努力,嘿嘿,甄开心可是篮球大佬【“甄”诚脸】是校篮球队的主力,至于万岁——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这小子是超级富二代——

妈的,我身旁咋都是这么厉害的主!

【假装生气】

其实你看看,我和你们大家也都差不多,都是苦逼的上学党,都喜欢打王者荣耀,也喜欢班里的班花学霸,也喜欢和大人们做做对——但可惜的,我不能跟我的大人们做做对,有时候真羡慕你们,在spilt second【忽然拽拽不知道那天想起翻英语书找到的词】还能有父母管着,还能每天斗斗嘴,还有父母过年时给你们买的新衣服,发的压岁钱……

【该死的编郑州市在医院治疗羊羔疯剧,非要把让我演绎一段悲从喜来,等那天我一定要宰了他】

可惜我不能,人嘛,也总不能陷入幻想中,现实点好,像我就很现实,现实到如何把父母即将离婚的消息以最温柔的方式送到妹妹的耳朵里,就想了很久——

其实,那叫做纠结。

别看我妹妹平时虎里吧唧的【忽然压低声音】其实,她就是个小姑娘,爱幻想的小姑娘,我觉得她就这样挺好,不太懂为什么大人总是要把现实强加在梦想之中,然后一个一个打破孩子们对于这个世界美好的幻想——

连幻想的权利都没有,那不有点太残忍了?

所以呢,她哥我,就是避免让父母吵架的时候,她在现场,我不想让她心里收到打击——

别看她就比我小一岁,可在我心目里,她永远是那个小时候粘着我的孩子。

(二)

前天晚上父母又吵架了,劈了啪啦,地上碎了的都是渣子,或者是充满着暴戾气息的啤酒瓶,我在一旁静静地欣赏着为人父母拙劣的表演,居然没有一点点责怪——亦或是一种怜悯,看着曾经某一段时间说着海誓山盟的爱情,在生活面前如此不堪一击,忽然觉得阵阵心凉,至于他们吵什么骂什么都不在意了,守着妹妹睡觉,看着她只有夜里才透露本性的柔弱,我忽然心里一阵绞痛——

于是我暗暗下定了决心,哪怕是让她彻底恨上我——恨上也好,忘了我这个哥哥,去活出这个世界欠她的,与其他家庭一样的,小公主一样的生活。

第二天醒来,我没有去打扰她,偷偷打扫了昨天晚上的一片狼藉——妈妈又走了,我叹了口气,爸爸还在睡得,被酒精麻醉了的神经还是那般牢固,我轻轻地往父亲身上叠加了层褥子,看起来就像是没人一样,又为她调了闹铃,换成了我夸张式鼻祖般的音调,保证她一秒速起——

“大白天亮,叫猪起床。我来看猪,猪在床上。”

哈哈哈,我都可以想到时秒那个气急败坏的模样,肯定会掀开被子大吼一声:

时~分!!!

哦不,好像把书包落家了,时秒应该会给我拿吧……

最近在集齐图卡,想在最坏的事情出现之前,送她一个最好的生日礼物——

如果运气好,我可以攒到一种叫做兑换奖品的集卡境界,那简直是人生的大幸——

我觉得老天爷也该给我点运气了。

……【看了看自己手中的膨化食品,内部可能有卡】

好吧我承认我不能老求老天爷,这老头每天那么多事儿要忙,哪里能管的上我这点破事,还是要靠实力,譬如有卡的袋子瓷实,总能听出不一样的声音,这可是我多年以来的经验之道,绝对宝贵。

【我都想靠这点才华来发家致富了哈哈哈】

时秒也知道,但我保密的很好,她也一直都不晓得我这是做什么,只是觉得,忽然看见的全家游大奖让她很是兴奋,她大概觉得我这么没心没肺的一个人,居然还是有点良心,去不顾一切的挽救她也能看出来的婚姻悲剧,忽然她变得很奇怪,细声细语的,嗲嗲的,搞河南省哪家医院治羊羔疯看的好得我很尴尬【瑟瑟发抖】

也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妹妹生日之前,我攒好了所有卡,终于兑换了那个电动机车,为了防止她发现,我只能先帮她试试手感咯!怪可以的,这个机车性能满分!想当年我也是有过机车梦的!现在可以好好实现一番了【抚摸心疼的爱车】先好好爽一把,就当离开它(她)前最后的晚餐了。

忙完这些,心底忽然有阵空虚,忽然无解起来,看着太阳悄无声息地总我眼前丢掉,归寂于海平面——上海,这座外来人无比渴望征服的魔都,这座令人不可思议的抵挡住所有台风的侵蚀的魔都,却在我眼里失去了魔力,与世界一样,这座城市的人也总是缺失着什么。

潮起潮落,花开花谢,下一个冬天迟早会来,属于我们的春天却已经落幕。

(三)

是时候了,今天是妹妹的生日,母亲也带来了那个她心目中曾经是他的他——

这么一个重要又奇特的日子,变扭地混淆在一起,我忽然有点恐慌见到时秒,亲自为她过生日。

叔叔很好,虽然长相喜人,但至少比老爸靠谱,不喝酒,不颓废,事业有成,养活妹妹绝对没问题——我已经嗅到了时秒的开心生活了。

但我早已暗暗下定了一个决心,这次见到母亲,可能是最后一次以母子的法律身份坐在一起吃饭了,下一次见面,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了——

我觉得我够大了,高一了,快高二了,快成年了,也该履行一些属于儿子这两个字的义务了。

只是母亲不知道,她见了我面,依旧是像说服我与妹妹一起来,她准备升职加薪,完全可以提供我们一切我们渴望的想要的生活,她也觉得,这是一场无稽之谈——是个傻子都不会和那个老酒鬼生活在一起,在回到乡下?放弃城市?放弃教育?做个农民?她笑了,我也笑了;她认为的理所当然,我也觉得理所当然——

于是,我拒绝了母亲的好意。

你甚至不会想到,当你做一个决定一生命运的决定时,往往要比歇斯底里的愤世嫉俗淡然的多,甚至,要比我买个冰淇淋还有掂量掂量有没有钱的轻松。

母亲惊呆了,叔叔亦然,但在他们吃惊的表情里,我仿佛看到了那个父亲,醉醺醺地倒在地上,冰冷的沥青覆盖了一位父亲的倔强,那时很冷,夜里即使是夏天,也会因为十里无人而感到恐慌与寒意,我就那样呆呆地看着父亲,忽然觉得他有点可怜,甚至有点可悲,我从没有过问父亲的过去,至少给予了他作为男人最后的尊严——现在不会,永远也不会,擦掉心里的那一份不满,我走上前去,将父亲的身子翻过来,我这才主要眼前这个男人的全部模样:

蓬松凌乱的头发,发丝胶着,仿佛孪生一般不肯分离,神似染发颜料的各种不明物质,一点一滴的,侵犯发的黑,直至脸上,布满了这个岁月该有的褶皱,与不该有的放飞自我的胡子,胡子拉碴的男人显得更加臃肿,饱满着沧桑,与嘴角的伴着酒的唾沫星子,直至衣服——甚至不敢恭维那是衣服,白色的短袖已经绝望地生出黑色,无限扩散,毫不吝啬,衣角的线头也早已经忘掉了被约束的感觉,只是不遗余力地像展示落魄的人体美学,直至脚踝,甚至可以看见脚踝裸露,因为鞋袜早已不知所踪——可能掉入了兔窟。

我没有发话,心里毫无波澜,背起父亲,任由他被惊着后的狂言,将他从世界带回家里——

如同他曾经的做法。

于是,我平静的说【和我的人设完全不符哈哈】:“妈,你有胡叔叔,时秒有你们,可爸呢?他只有一个人,如果我不去,谁来照顾他呢?”

我不知道母亲的惊讶什么,在貌似的爱情、婚姻、美满家庭之后,在所谓的前途、金钱、美好生活之前,我唯独知道,作为人我还有两样东西不能丢:

一是孝道,二是责任。

(四)

于是,我含着心中的泪,继续平静的对着时秒未来的新爸爸说到:

“时秒脾气很大,但是胆子很小……

晚上不要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要记着给她留厕所的灯……

别把她当小孩,她希望别人重视她,征求她的意见……

她特别喜欢吃路边的烤肠摊,尤其是学校门口那家,因为那家考的特别焦,会放特别多的辣椒还有孜然……”

之后,别过头,看着母亲,她那毫不知情的神情,与愧疚的眼神,与叔叔忙碌的记下的身影交汇,我知道,他们已经可以给时秒一对完整的父母了。

于是,我说下了这最后一句话:

“妈,我要谢谢你,谢谢你这辈子让我当时秒的哥哥。”

转角,出门,今夜真美。

直行,闭门,难忘今宵。

(五)

不知道为什么,时秒的愿望竟然是让我永远离开,当手机落地的时候,劈了啪啦的响声,打碎了那屏幕里的蜡烛。

她哭了,

一直一直,

一直一直……

我就在那里呆呆的站着,陪着她——

我不会哭,我是真不会。

我在贪婪的享受着座位她哥哥最后的时光,

我希望此刻时时分秒,可以再慢一些,

整艘记载着我们童年美好记忆的;已经倒闭的海盗船饭店,回荡着一个小女孩肆无忌惮的对这个世界的反抗,与呐喊,

一切放佛恍如隔世,我依稀记得,有个男孩,曾经一直抢女孩的烤肠,一口闷;

有个男孩,曾经给那个女孩买冰淇淋,偷吃的舔圆了,就骗她说冰淇淋长得太像shit了;

有个男孩,将一周的土豆炖肉,每天搅和着吃着剩饭,最后成了黑暗料理;

有个男孩……

好吧丫头,梦该散了。

于是,在一片稀里糊涂时,我带着她,骑着给她的机车,回她的家;帮怕黑的她修好了一直坏掉的声控灯,帮怕黑的她捆上了一个可以拉房灯的红绳……

于是,起身离开,背上行囊,

别过这里,

别过上海。

(六)

“哥,你落东西了。”

“没有呀……哦,这次我记得带书包了!你看!”

“你把我落下了了。”

泪目。

全剧终。

友情链接:

眼观四处网 | 解酒的方法有哪些 | 错误是什么意思 | 龙邦物流查询 | 淘宝投资理财 | 不锈钢合页厂家 | 挖土机的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