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经典的影视歌曲 >> 正文

【流年】我是风儿(味道征文·小说)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你说,你想知道我的一切。从出生到现在。

你还说如果我能写出来告诉你,你会给我买99朵玫瑰,还会领我周游世界,让我做你的最快乐的新娘。

为了这诱人的条件,我决定答应你了。鲜花,我喜欢,周游世界我更喜欢,只是我已结婚,让我再做你的新娘说这话时你是否很二?我可不想犯重婚罪,只好勉为其难地接受前两个条件吧!

刚出生时那一两年我啥也不知道,只是听妈妈说我生下来特瘦,瘦到什么程度呢?妈妈是这样说的:我一看心冷了半截,这是个孩子吗头又大又长,眉头满是褶子,胳膊腿上的皮也很松懈。皮肤黑黄无光。简直像个黑老头,要多丑有多丑。我和你爸看见你就愁:这闺女长大准嫁不出去,这么丑的闺女咱给她起个什么名字呢?

不是说女大十八变吗?咱给她起名叫美美吧!希望她越变越美。

妈妈说,好的名字也会决定人的名运改变一个人。我满月时皮肤像吹起来一样滚圆白晰,皱纹也被肉肉撑没了。头也被妈妈揉的圆顺不再拉长。妈妈说她和爸爸没想到我能转变得这么快。他们看谁家的孩子都没我漂亮。妈妈还说都是那好名字带给了我好运气。所以从记事起我就能感觉妈妈喊我名时的甜蜜:小美美。美美。美子,美妞。乖美美。美宝宝。这些称谓随着妈妈的心情变换在我童年的记忆里。

除了对名称的记忆深刻我记不起爸妈对我有溺爱的回忆。因为农村人重男轻女的思想严重,我只吃了七月的奶就被交给奶奶喂养,妈爸只负责备好我的吃食衣着,其余的全交给奶奶打理。奶奶喂我饭,奶奶帮我脱穿衣服,奶奶给我梳头洗澡,奶奶把我抱怀里唱歌谣。一切的一切从我没有记忆延长到满是甜蜜烙印的童年。因为有奶奶,我的童年也有了太多的甜蜜温馨,因为有奶奶,我的童年也有了太多的放纵和疯狂。那时的我感觉奶奶比妈妈还要亲。

因为太小没有记忆,妈妈啥时有了大弟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当我有了记忆时已经有了弟弟。

弟弟的到来带给我们家无尽的欢笑,特别是爸爸妈妈对弟弟传怀抱。他们喜欢弟弟当然有他们的理由,弟弟是人种,将来能为我们家延续香火,撑当门面,女儿是泼出去的水,早晚都是人家的人。所以在农村有这样的说法:十个黄花女不抵一个垫脚(瘸腿)儿。

我不记得爸爸妈妈抱过我,真的。不过当我看到爸爸妈妈和弟弟一起嬉戏时我特向往爸妈的怀抱,特别是爸爸躺在床上,嘴里喊句:腰有点酸痛,小龙(弟弟的名字)羔,来踩腰。弟弟就有妈妈扶着站在爸爸后背上。爸爸笑了:真舒服。妈妈也笑:小龙好棒。弟弟也在自豪的笑。我也笑了,只是心里多了期待:什么时刻我能为爸爸踩腰?

小时虽然没有爸妈的呵护,可我拥有了奶奶更多的爱。我小时摇篮是奶奶的怀抱,催眠歌谣是:小板凳,歪歪,里面坐着个乖乖,乖乖岀来买菜,里面坐着小燕,小燕出来磕头,里面坐着孙猴……小时的我最爱听奶奶讲故事,记忆最深的故事《小鼓铂铂》《偷锅》《李二楞子》。后来妈妈又有了二弟,小妹。奶奶的怀抱已不再单独属于我,这个家给我的只是没有冻着饿着的照顾,不过,我记得那时的我却很开心,因为我有太多的玩伴,特别是到了夜晚,小伙伴们聚在麦场里,扯着手玩丢手帕,比赛翻跟头,弯腰,玩捉迷藏。或许是如我一样有娘生没娘管的孩子太多,我们经常乐此不疲的玩到深夜才散。嘿嘿,我都七,八岁了还尿床就是玩累尿的,奶奶晒床时总骂我:这个大王八的孙子又尿床了。越阴天越尿。其实我真没想尿床,每次尿床我好像都在做同一个梦:尿急的提着裤子乱找厕所,左找右找,东找西找。哈哈!终于找到了。痛快呀!

小婊子的孙子!你又发大水了!

总是在还没享受完方便后的快感时被奶奶蹬醒,然后在奶奶的责骂中抽走湿被重新睡:这么大闺女家了成天尿床,尿到十八看看谁敢娶你这个尿包子。

到上学年龄了,陆续有小伙伴背起了书包,我也要求爸妈让我去上学,妈妈说:慌什么?到时和你弟弟一块上。女孩子家上学有什么用?白浪费钱。

一天,去邻居小伙伴的家里玩,我看到他爸爸教他用铅笔写字羡慕的眼睛发直。我想要个本子,我想要铅笔。当他们爷俩进屋吃饭时我把一支铅笔偷偷塞进袖口,悄悄地溜了。

不知他们爷俩没有发现笔少还是发现了猜疑到了我没来责问我。得到笔的我却没有拥有笔的喜悦,胆颤心惊,特别是一起玩时不敢正眼看小伙伴,羞愧自责在心里不时地涌现。那只笔我最终没勇气用它,也没勇气还给他。我扒个坑把它埋了,也把它埋在了我的心里:美美,记住!再也不要偷别人东西!

谁偷我家棒子(玉米)了?你吃到肚里咯喽(立马)就死。让你全家死光光,先死你的小孩芽。

你个小歪B生的。你娘跟八国联军睡觉积就(生)出来你个贱爪子孬熊……

不知道为什么小时候骂街现象比比皆是,骂词可谓花样百出,千奇百怪。骂者像打了鸡血似的亢奋激昂,围观者也多,有为了替自己洗白的也会随着骂几句:我日他奶奶谁这么混仗!你不是庄稼人吗祸害别人的庄稼?

狗日的孬种瞎才烂,省自己偷人家的这样的人没出息头,什么时候到不了大处(成不了大事)。

其实并不是我刻意听或刻意学这些骂话,我小时候的生活环境真的是这个样子,如果现在用我耳熏目染的话骂小日本,我估计能出一本十斤重的书。现在的农村骂街现象绝迹了,我也想过为什么会绝迹呢?是不是因为现在的人有了电视,电脑,手机,等一系列先进传媒工具,人们可以随身随时的通过这些先进工具了解世界,看身边动或能通过它们工作赚钱。从前看个电影也得等个猴年马月,电视更是少的可怜。电视里的动物世界都比骂街好看。你说谁还去看骂街的?没有观看的你骂给谁看?就像电视里的广告词所说的那样: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久不骂人人也就变的文明了。

小时候我身边的大人几乎人人都有口头禅,比方说我喊爷爷吃饭:爷爷,快点回家吃饭!快点啦!

你奶奶日死了。你心急嘛!我先压遍场(赶着毛驴拉着碾子压小麦)再回家。爷爷跟谁说话都带这个口头禅,打个比方,如果让爷爷接见外国首领,爷爷会握住他的手:你奶奶日死了。欢迎你。

呵呵,我写自传呢罗嗦这些是否有点跑偏了?咱再归下正道?

现在的孩子你让他干点活真的是连哄带骗,小时候爸妈让干什么我都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事,或者说我都没想过是不是理所当然就去干了。放了学割猪食,星期天拾棉花,锄麦草。总之,只要是地里的农活我都会随着去干。因为力小不得法常被妈妈劈头盖脸地打几下:小熊妮子!你眼瞎又锄掉了麦苗了!

你割麦时就不能少落点?!

打药时走直趟!不要重打!

打棉花叉打滑条,这个有棉桃了你还掰?!你瞎眼了?!

我不记得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干的农活,只是觉得当时摸起锄把时很吃力地去锄草,却也因干不好老被妈妈打骂。记忆中的妈妈心态好像从没平和过。命令,斥责,谩骂是她与我交流的方式,不止对我,对爸爸亦是如此。爸爸总是笑着按妈妈的指使去做,有时被妈妈骂烦了会溜开妈妈的视线或寒着脸默默地做家务。小时候的我曾无数次地怨恨过妈妈,在她打骂我时,在她迫我辍学时,我杀她的心都有。现在的我却能释然了,一个女人,在那个贫穷的年代,生那么多孩子却没好的滋养身体的条件,还要操吃操喝,心情能的了吗?

小时候都是吃粗面馒头,玉米面的锅饼,或小麦与玉米面混杂摊做的煎饼。青菜因是自家种的可以放开吃,只是肉类也只有过年或有特别的日子才能吃到。很苦吗?我没有觉得,我觉得我小时候过得真的好开心。每天放学把书包一放,邀上几个小伙伴去割猪食,割满篮子我们就在河滩上玩沙子。你用沙子埋我,我用沙子埋你,你用团沙袋砸我,我用团沙袋砸你。玩累了就坐在沙滩上原地玩,抓一把沙子对着胳膊或腿松开,汗毛会把沙子分成无数条细小的沙线,这景观让我们感到神奇,开心,于是我们会不厌其烦地抓一把,抓两把……直至玩到该回家的时间。

有次我与小伙伴们散开了挖猪食。(那年的我好像是九岁。)碰到一个我们队里的叔叔,他也就二十多岁,长的很帅,每次看到他我都会甜甜地喊他叔叔。这次他先喊的我:小美,我看到那边有一片猪秧子(一种猪爱吃的草),我领你挖去。

真的吗?太好了。

叔叔,这儿没有呀?你说的猪食在哪儿呀?

来,好小美,叔叔抱抱。

我还没搞清什么状况时他就把我抱在了怀里,他蹲下身子把我放在他的膝盖上,一只手抱住我上身,一只手去褪我的裤子。

啊!……啊!……啊!

我吓蒙了。拼了命地反抗大叫,我的叫声把他也吓蒙了。他松开我飕的一下没了踪影。

小伙伴们来了:小美,你怎么了??

出什么事了?

没有,我踩到了蛇。

那段经历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很奇怪那时的我,为什么没有告诉伙伴。告诉妈妈。或许是因为妈妈从没让我感到过温情,让我主动关了求妈妈安抚我的心窗,妈妈都不能告诉,我还指望让别人知道吗?

后来的日子我常碰到那个叔叔,我没怕他躲避他,只是狠狠对他投去憎恨的目光。而他总是在我如剑的目光中灰溜溜地消失。

小学五年年年得奖,我不认为是我聪明所致,因为我上学晚,一个九岁的孩子若和六岁的孩子同上一年级,你说哪个学习好?因为学习好老师也喜欢,老师一喜欢就会常夸我,一夸我我学习的动力就大。学习动力大我的学习成绩就会又更上一层楼。由此看来“好孩子是夸出来的”这话也不无道理。

学习好就会有人妒忌,记得有次颁奖会点到我名上台领奖时,有几个女生笑嘻嘻地嘲笑我衣服寒酸。其中一个女生伸腿拌了我一下。害我摔了个嘴啃泥,好多人大笑,这是最糟糕最少见的领奖仪式吧。

我只上到小学毕业,有很多网友看我文根本不相信,文能说明什么?我看的书多而已,我的语文语言表达能力强而已。

我考上了重点初中,爸爸突然有病,他的病不止一种,肾炎,冬瘟,伤寒,这些是妈妈说过的,我当时也搞不清什么病。家里缺了主劳力犹如天塌,妈妈让我辍学不给我交学费。我那时从小到大从没剪过辫子,奶奶每天都帮我把辫子梳的溜光闪亮。五年级时我的辫子已齐臀。为了能交学费,我卖掉了自己的辫子。记得以前的学费很低,我交了学费还有剩余。于是我又买了些铅笔和纸。

我又上了半年初中,那半年没少挨妈妈的打骂,其实让我甘心辍学的不是因为妈妈,是爸爸。当我帮家里干农活时,体病的爸爸撑着虚弱的身体拉着装满庄稼的两轮车吃力地爬坡看的我心痛,天不亮和我一起用两轮车拉着棉花进城卖,回来时却执意让我坐车他拉着我。有这样的爸爸我很幸福可心却在哭,我不想让爸爸挨累出力。我要减轻他的负担。

我辍学了。以前曾有过很多对父母的不满对妈妈的怨恨,随着年龄的增长也逐渐消失,我理解了爸妈也从心里认可了妈妈让我辍学的决定。我爱爸爸,也爱妈妈,无论他们多么贫微,他们在我心里永远伟大。如果上天给我无尽的选择机会,我依然会无数次的选择做他们的女儿。

呵呵,写的我有点伤感了。换个话题。

我常想:如果女人如花,小时候的我会是什么花?应该是长在野外的含羞草,没有漂亮的叶子,没有娇艳的花朵,却努力伸展枝叶证实着自己的存在,风来了,雨来了,合并叶子保护自己。只要侵袭者摧毁不了根叶,风平浪静时我依然会对着阳光舒展自己。

你吃过蛇吗?吃过水老鼠吗?吃过地下挖出的知了鬼(知了褪变前的样子)吗?你吃过大豆棵上逮过的豆虫(如小指一样大的青虫)吗?这些小时我都吃过,我还吃过煮的大蒜,还常把长的生豆角装在葱叶里生吃,生吃过生藕生地瓜生山药豆。用现在的眼光看以前,吃食真的好贫乏,可我没这种感觉,我觉得以前吃什么都是一种美味。更让我怀念的是虽有伤心时,可开心总是那么纯粹,让我忘乎所以,忘了自己。

不知是心态好还是吃食好,我比一般的女孩来月经要早三四年。我记得我是十四岁来的月经,那时因为穷好多女孩十七八才来月经。记得第一次来时我把奶奶拉屋里哇哇大哭:奶奶,我下面破破了。

奶奶看了大笑:哈哈!我的小美美成大闺女了。

我的个子好像长到十四岁时基本没在长,那时身体发育也特为明显,我的表姐(她那时二十)每每看到我都会羡慕:小美,你的真好看,你看我平平的好烦人,我的啥时与你的一样大就好了。

有次姑姑村放几天电影,姑姑让表姐接我去她家看电影。白天与表姐一起玩,晚上一起看电影。真的好开心。可我总感觉表哥看我的样子总是怪怪的。天黑了。表姐说:小美,我先搬板凳占位置去,你快来。

好的姐姐。

小美,回来,等等我。

表哥,你慢啥呀!快点了。

嘿嘿,我撒尿。

表哥笑嘻嘻地看着我,掏出了他的生殖器,一条水线喷薄而出。

我飞似的跑出大门,一口气跑到家。姑姑全家一顿好找才把我找到。妈妈气得打我骂我,我却一句话回她:我不想看电影!

药物治疗癫痫病要注意啥
出现癫痫应该怎么办
银川癫痫病权威医院

友情链接:

眼观四处网 | 解酒的方法有哪些 | 错误是什么意思 | 龙邦物流查询 | 淘宝投资理财 | 不锈钢合页厂家 | 挖土机的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