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挖土机的图片 >> 正文

【华语小说】雨露情缘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她渴望一份感情,在这样孤单的季节里,在她沉静的自我世界里。说实话,她没有美丽的容颜,更没有显赫的家世。她只不过想要做一次本能的女孩,哪怕感情只是为了抚平她寂寞的心。一身灰色将她包了起来,走在人群中,低着头,她不愿看到人们轻视她那种眼光在自己身上浮动。尊严是什么呢?树叶似乎在问她,她停止了发呆,尊严不是每次考试第一,也不是每次都能拿奖学金。她知道自己也想做一次“荷花”,但她却永远出不了清清的水面。

女孩就是这样,有一颗永不安定的心,也许她想的太多了,也许她在乎的太多了。校园中的一切永远那么陌生,因为她从未正眼看过谁,每天的心愁让她无法去面对学习的负担,但又不愿放弃,因此女孩纯朴的笑是很少见的,最多为那停落在树上的黄鹂而微笑。那天该是她无奈的一天,自己在楼梯上洒水,一时的气闷使她将一桶水狠很地向下倒去,突然听到一个声音:“有没有搞错啊小姐。”

正因为这一声小姐,女孩笑了,满心的舒服,忙下楼说了些什么,自己已记不得了,最后听那男孩说:“我还以为高级学校的女孩都是‘民国淑女’类的,没想到你这么逗,算我倒霉,现在是秋天,很冷啊!”

女孩望了他一眼,湿湿的头发里面那双眼太奇怪了,男孩子也长月牙眼吗?她愣了一会说:“我是九班的,有事找我。”说着上楼走了,留下的是男孩无奈的样子,他有一个不错的名字:泉一铮,且叫他泉,十八岁,身份不详,反正是新来的。他为自己的初次亮相而感到不满,望了一眼手中的座号:九班。他并没有看年级,却想到了刚才那位“灰姑娘”。一阵风吹过,身上凉凉的,当他搬了桌椅坐下时,发现了灰姑娘,也许这就叫“冤家路窄”,泉笑了笑问:“这是几年级?”

女孩被这股子傻气逗乐了,声道:“毕业班。咦,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一点点而已,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一个人坐在这墙角‘修炼’啊?”

女孩瞪了他一眼说:“草子。”

泉乐了,但他不敢开口,因为这是在课堂,他说:“你是日本人?国语不错的。”

草子一脸无奈地冷了他一眼开始沉默了,眼前忽然出现了这个不一样的人物让她心里感觉有了平衡,在她意识中,长得帅的男孩是不会搭理她的,这傻小子却是个例外。

2.

自习课,泉可以说成了雕像,静如千年宝塔,虽不恰当,但足可以显出他的孤独。一个人也不认识,感觉就好像自己身在英国而不会英语一样。没什么好玩的是他最痛苦的事了,身边的女生就像个“外科医生”,对自己手中的试题细心到了极点,草子瞪了他一眼说:“看什么看?”

“我是在给你算命也,从你的气质上来看,你还有潜在的能力在其内涵中,但你自己是无法发掘的。”

草子问:“为什么?”

泉答道:“因为我比别人多了一颗心,一颗透明的心,日本姑娘,你是我来这里的第一个朋友,我不会让你再对自己有所失望的。”

草子笑说:“真的吗?”

“当你感觉自己没有什么值得别人注意的时候,你不防就把自己当做一个外国人,所以什么都得学,我就做你的导师,暂时的,等你风光时请你忘了我。”

“为什么?”

“不为什么,我这人就是这么怪的。”

下午的天空一半白一半灰,让人看了心凉,因此雨是人们最渴望的。不知觉中人似昏了过去,只因酷热的下午无聊透顶。夜是怎么来的早已不知原由了,老师让泉选了位子,他就坐在草子身边,教师一走,课堂成了“蜂厂”。草子说:“知道别人都在说你什么吗?”

“我不需要知道,最多说我是个白痴。”

“啊……猜得真对呀!我不得不相信你算命的水平了,喂!你来这里到底为了什么?”

泉答道:“不知道,对于这些我真的乱了章绪,我只有一个目标,做其他的事,只是想让自己感到还活着,看我给你带了什么,保证你不敢用。”

草子见泉很潇洒的打开背包,一些瓶瓶盒盒就滚了出来。她吃惊道:“学校是不能用化妆品的,何况我也不需要,你不会是个色狼吧!专靠这来骗女孩子的心的?”

泉望着她说:“日本小姐,我没让你白天用,这些都是晚上使用的,女孩子自信的基础是什么?美丽呀!听不听由你,这些东西我是专为你挑选的。”

草子心中一阵甜意说:“我可没钱给你。”

“没关系的,以后你会有的,到时加倍还我就是了,这样的班级太没个性了,要么沉默,要么清高。”

草子说:“你这人太挑了,这就是时代的象征。”

泉笑道:“我看这是人心自私的表现,何谈快乐,何谈友谊?”

草子没说什么,只是觉得天赐给自己一件“礼物”,是幸运之神,真的好幸福。

3.

三个星期后,草子有了明显的变化,头发削了短样的,皮肤也白多了,而且合身的衣服将她完美的身材彻底地展现了出来,最重要的是注意她的男生愈来愈多了,老师也似乎发现什么似的把她和泉调开了,给了她一个同性同桌。

以后的日子泉沉默了,整个天空似没了他这个人一样,天天除了睡觉就是发呆。草子有了自信,她忘不了这都是泉的功劳,但每当看到他发呆的样子就有些讨厌了,而且这些天头发总是不修,渐渐地,草子也就把他给淡漠了。她也学会了保护自己的个性,成了校花。公子哥成群地展现自我“才能”,但都是望而远之,这是一枝寒梅,轻易碰不得的。草子毕竟是女孩,终于被校园中的“歌神”所打动,在泉认为那所谓的歌神简直就是深山中的野鸡。他没有表现出什么,依然呆了下去。

帅哥靓妹,天生一对,这几乎成了校中的佳话,认识泉的朋友,都认为他疯了,而且是自卑的发了疯,泉一笑了之,望着孤熬的草子,他冷笑了一声。女人,只要你发现自己的长处,自信会有的,可惜一大部分太不注意初露的尊严了,而且不知怎么去保护。一味的满足自己是虚荣的女人的通病,这些人往往不会满足,接着会怎样呢?失败,放纵,成了垃圾。如果现在的成熟女人都如《孔雀东南飞》中的刘兰之,那男人该作笑了。

阴阴的天空下,草子和歌神浪漫在人较多的大操场上,似乎就是为了突出他们的一种另类,但草子心中莫名的空虚,再也没人叫她“日本小姐”了,为了让自己心得到平衡,忘掉沉闷,只有去逃避或是堕落。学习她是不那么在乎了,上课的时候总爱斜一眼后面乱发垂肩的泉一铮,在他身上有一层纱,永远看不透他,她不明白他该变了自己,为何自己却又成了无语过客了。

晚上,草子又被约了出去,当她回来时不见了泉的影子,顿时刚才的浪漫成了现在的悲伤,听同位的人说老师不让他上了,因为他的形象影响了整个校园的面貌,经教育不改,成了“腐败分子”被赶了出去。

草子的第一感觉就是:我该怎么办呢?随后的烦恼,无由的气愤,让她整个人虚脱了,爬在桌子上,想着发生的一切。但奇怪了,好象就是命中注定有这一幕来点缀自己的生活似的,过了好久还未下课,班上进来一男生,初时众人把他当做了新生,接着都一阵吃惊,大家都看清了,那是泉,怎么忽然又怎么整齐了。泉难得地笑了笑背起自己的背包就走,路过草子的位子时忽然停了下来——望了她一眼,一张字条飞到她面前,草子感到脸上一热,被当众吻了一下。

班上静极了,目送他走出了教室,这是下课的钟声响了,而且有回音。草子并没有为泉的行为而感到受了羞辱,面对他这种多变的性子她真的好无奈。拿出那张电脑打印出来的纸,见上面写着:“雨露是甘美的,同时她又是纯净的,虽沉浮于万物上,但它始终是雨露,它是死的,而人可以选择她的好运,让自己停落在一片绿色中。虽无艳花之丽,却有众物之独特。人可以爱,但学生的爱是盲目的雾水。水本是一滴水,不分彼此的聚成了雾,人也跟着朦胧了。一个用心计的人玩到最后还是毁了自己,女孩就是要在成长中成熟,她们需要的不仅是外表,更多的是一个心的安慰,心永远是自己的。所以一切由己,校制太无聊了,流浪的人,习惯了走坎坷的路,你只要记住:自己在人群中,有力生存,无力生活,多一点洁,多一丝心的感悟。”

这其中的意思,她只明白一点,泉是一个说不上来是什么样子的人,难道这就是新人类吗?但日后的校园不再那么恋爱成风了,到出传着一个关于泉的故事。

后来学校请了一批外地教师给学生上含金量较高的课,这部分老师都年轻得出奇,但他们的水平却无人敢否认。没了死板的课程,多了活的实践。此时自傲的语文老师大侃了一会今天上课人的水平就坐在下面等待着讲师来授课,这班是草子所在的班级,当新面孔出现时,所有人都傻了,讲台上的正是泉一铮。

4.

草子的泪悠闲地流了出来,是兴奋的泪所以是悠闲的。老师当然不信眼前的现实,甚至有些恨他讲的一些他认为无聊而学生却如痴如醉的个性语言。

下课时,草子问:“可不可以给我一个关于你本人的理由?”

泉道:“我是色狼嘛,一时好玩,不过我希望你忘了我,因为我是个疯子,真的,让人痛惜的幼儿。”

草子冷了他一眼道:“你骗我,你不是人,是鬼,是幽灵,你给了我虚荣,但你同时给了我更多的悲伤,泉一铮,你到底是个什么人?”

泉笑道:“世界把国与国逼疯了,社会把人与人逼傻了,人不应该再无头绪的生存了,日本小姐,继续你的学业,只要快乐,什么都会有的。”

草子无声,当泉走出门的时候回头望了一眼这个他曾经去推测人心的所在,笑了笑,上了车,将手中的杂志合上,刚想回头,身边一个女孩抬头说:“借我看一会好吗?”

泉一抬头,身边的是草子,此时车中放着谢霆锋的《无声仿有声》,车上只有两个人……

湖北看癫痫病哪家好
癫痫患者饮食护理
银川专治癫痫医院

友情链接:

眼观四处网 | 解酒的方法有哪些 | 错误是什么意思 | 龙邦物流查询 | 淘宝投资理财 | 不锈钢合页厂家 | 挖土机的图片